新浪微博:@何文通设计豆
微信:hedada521
邮箱:756260013@qq.com
合作电话:15120033479

《精神病人》
在广场中央,
遇到一位彬彬有礼的老人,
点头、微笑、握手训练有素,
好像马上要迎接贵宾,
但是,形色匆匆的路人从他身边走过,
瞥一眼便加快了脚步,
老人的眼睛里闪着与现实格格不入的目光,
满腔如火的热情在沸腾,
却浇在了现代人冰冷的灵魂上,
正如赫胥黎所说:
在病态社会中,精神病人才是真正健康的人。

+

《平凡的恐惧》

看到广告里充斥着住洋房开豪车的年轻夫妇,

看样子他们的年龄正是现在五年八年后的我们,

住在几百平豪华装修的的房子里,

喝着红酒俯瞰纽约夜景,

转眼间又开着跑车在阿拉斯加的雪地里驰骋,

真是把“不平凡”演绎到了极致,

看着商家不遗余力地推动世界“进步”,

想想我的未来真是细思极恐,

“平凡”这个词将会提前成为人生的梦魇


+

《二十二》
昨天去看了《二十二》,
一部关于22位中国“慰安妇”生活现状的纪录片,
8月14日还是世界“慰安妇”纪念日,
想想能有多少人知道,
在豆瓣的短片简介中,这样写道:
“慰安妇”这三个字,
曾在多少中国人心里被披上“中国耻辱”的外衣。
多少人想揭,却不敢活生生揭开;
多少人想拍,又怕打扰到她们的生活。
这是一段疼痛的历史,每个中国人都心知肚明。”
或许因为主题过于悲苦沉重,
这部电影在中国院线的排片只有1%,
真是一个让人悲伤的数字,
如果不能正视被历史划出的伤口,
又如何让光照见灵魂

+

《无辜的“李文星”》

李文星之死,
谁会想到在知名的APP上找工作竟然会遇上传销组织,
进而丧命,寒门子弟,
求职之路步步惊心,
毕业时的焦虑彷徨和不知所措,
被不法分子利用,
究竟是招聘机构的问题还是社会生态的过错呢?

+

《xx主义》

记得好多年前刚大学毕业,
认识个刚开始画画的人,
自诩天赋秉异,
我看过以后感觉一般,
还说自己的画给北京画家看过,
列为后现代表现主义,
那时候还真是信以为真,
瞬间觉得“垃圾”只不过是放错位置的财富,
现在想想,只能用木心先生的话说:
"不要构想或者参加什么主义,莎士比亚是什么主义?
讲笑话之前,也不要说,我讲个笑话”《xx主义》


+

《大护法》

昨天去看了《大护法》,
一部讲文艺的暴力动画,
看得出导演在动画里加入了不少深刻的思考,
用非常真诚的态度做动画,确实国内少有,
姑且不谈动画表现形式的优劣、镜头的使用、逻辑的合理性等,
就故事思路来说是一个好故事,
大护法的侠义行是一场探寻真理之路,
解放花生镇“人们”的思想重新寻找“我是谁”,
以及发现真相的“恐惧”,
一步步陷入从压迫→麻木→反抗→解放→重新暴政→再压迫的死循环,
自以为是的“天”,
正在捂住我们的脸,
遮蔽着我们看世界的眼睛。

+

《中国式相亲》

最近父母顶高温集聚人民公园“相亲角”活动,

又拉开序幕,

人头攒动如赶集般热闹,

走马观花快速浏览着对方父母手里的儿女简历,

有北京户口、有北京房、高薪都成了“抢手货”,

甚至有父母提出“如果对方有北京户口,身体残疾也可以”,

在相亲角已经把“我们都是先结婚后恋爱,所以更幸福”变为金科玉律,

爱情本不是一场交易,

我却看到对爱情早已麻木的父母,

把子女从高高在上推到了万劫不复,

糖衣炮弹的外衣下,

隐藏的究竟是甜到腻的未来还是粉红色的泥潭,

也许我们也早已肮脏不堪


+

《优雅的索取》

做了一个小调查,

说说你想到哪个时代去画画,

有人说想穿越到文艺复兴时期与达芬奇、米开朗琪罗共同启蒙新思想,

有人想回到19世纪与莫奈梵高共同另眼看世界...

对前人生活的年代各种向往,

却对现实种种抱怨,似乎事事不如意,

整个世界都阻碍我成为真实的自己,

夹缝中生存怎么能释放自我;

自己不改变,

却想用与环境毫不匹配的能力,

一件件“优雅”的索取着,

试图用不劳而获的心态,

告诫所有人:得不到,不是我的错


+

《假装热情》

邻居夫妻两人吵架一晚上,

以早晨其中一人摔门而出告一段落,

吃早餐途中经过他家开的便利店,

犹豫再三进去买一些日用品,

小心翼翼挑选不敢“放肆”,

生怕被怒怼自讨没趣,

意外的是老板一脸堆笑和我寒暄好一阵,

我只觉得昨晚幻听了;

我们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,

却依然笑脸迎人,

或许是碍于面子或是为了生计,

我们很少把烂熟于心的负面情绪表演给陌生人,

只愿当别人世界里的好演员,

演一位不曾谋面的“不真实自己”,

也许我们只为得到来自世界的热情 ,

而从不肯怜惜自己。


+

《存在感》

朋友向我诉苦,刚要开始却欲言又止:

“就是我朋友圈前两天发的那件事“,

我随口答道“啥事啊,我没看”,

她尽然顿时火冒三丈:

“我以为你看了,担心你忙忘了我点赞评论,

也没给我打电话,你不知道我有多难受,

你还是不是我朋友”;

我们总想通过发个朋友圈、改个签名、换个头像,

期待收获着别人更多的注意力,

“刷存在感、冒冒泡、签个到...”

似乎都以为别人看的到,

要是得知没被注意,

便会迁怒失落,

瞧瞧我们发的每一条朋友圈,

等待什么呢?


+

《两个孤独的人》
地铁上看到一组乞食者,
熙熙攘攘的人群在他们面前穿梭,
一位盲人抓着前面那位乞食者递来的绳子,
小步小步向前挪动,
前面那人没有双腿右手吃力的牵着绳子,
坐在自制的小板车上,
另一只手用力向前滑行,
时不时与行人目光相遇,
便缓慢下来,
似乎要聆听小车上几枚硬币撞击瓷碗的叮啷声,
又感觉每一声都在他们的灵魂中回响,
又有多少人愿意感受他们的痛苦呢

+

《镜子》
看了央视拍的家庭情感教育的纪录片《镜子》,
俞敏洪看完纪录片后说:“孩子都是好孩子,就看家长是不是好家长”。
几组问题家庭的孩子被教育机构特训81天,
我本以为灵魂的工程师能改造好孩子,
打破孩子“被设计的未来”,结局却收效甚微,
犹如每个家庭都各自在海上航行,
父母作为船长要求子女一定要成为水手,
当孩子挣脱枷锁逃出来的时候,
却只能站在甲板上望着大海无处可去,
看似父母眼中那些被描绘美好的憧憬,
只不过无法兑现的谎言而已

+

《房思琪的玫瑰》

最近看林奕含写的《房思琪的初恋家园》,

一想起来其中的故事就很愤怒,

到了520表白日,却让我联想到禽兽老师对房思琪说的话:

房思琪问老师:“我是你的谁?情妇吗?”

李国华说:“当然不是,

你是我的宝贝,

我的红粉知己,

我的小女人,

我的女朋友,

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。”

赤裸裸的表白,

却是让房思琪无力挣扎的镣铐,

当逃离与不安涌上心头,

老师竟一次又一次的把她抓回,

伪装成玫瑰的巧言令色,

似牢笼似蜜罐的诱骗,

又有多少人能认清呢?


+

《艺术是什么》

艺术品的功能究竟是什么?

这就是有的人喜欢我的画,

有的人则嗤之以鼻,

艺术是让人愉悦还是该促使大家思考?

是应该让观众感觉到痛还是让人内心平静?

艺术应该打开你的眼睛,重获看待世界的方式,还是自我欣赏?

....

这些都没有确切的答案,

但可以认定的是:

你能够得其所欲,便是艺术品的价值。


+

《理性的道德》

去朋友家看到一只鸟,

红色的羽毛熠熠生辉,

眼神和其他呆萌的蠢鸟一点不同,

感觉充满了先知和灵气,

被朋友告知这是“红衣主教鸟”,

我便打趣道“你尽然敢把大教主关在笼子里”,

不由心里一颤,我们对待动物的种种方式是否正确,

吃它们的肉、用它们的皮、取它们的骨...

似乎重来在道德上没有过怀疑,

如果是动物把人类关到笼子里呢,

我们是否会更理性的批判道德呢?


+

© 何大大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