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浪微博:@何文通设计豆
微信:hedada521
邮箱:756260013@qq.com
合作电话:15120033479

《精神传染病》

看惯了微博里名人之间的互撕,只觉得有趣,各自摆出自己的理儿,言语间像窦娥般哭诉,又似包拯般义正言辞,惹得众人赏其数以万计的转发和点赞。漆黑是夜的宿命,星星再多也不能替太阳召唤黎明,一群萤火虫飞过,不过是光的传染者,一帮彻头彻尾的精神传染者,真相在被遗忘的角落里满是灰尘,却照不见丁点的蛛丝马迹,我们究竟在夜中等待还是沉沦,谁知道呢?

+

《互害型社会》
朋友提醒最近不要吃鸭子了,这批吃着激素30天就能长大的“毒月鸭”,我听后着实吓了一跳,心里在想:要是生产“月鸭”的人吃着“地沟油”饭菜,生产“地沟油”的人喝着“勾兑酒”,生产“勾兑酒”的人睡在“黑心棉”的被窝里,生产“黑心棉”的人又在吃着“月鸭”......在这个“互害型社会”里,每个人都不自主的选择性作恶,大到危害他人生命,小到冷眼旁观自私自利,或隐蔽或明目张胆,或长久或短暂,或卑鄙或假惺惺.......善恶的边界越来越模糊,正如加缪所说:没有对生活绝望,你就不会爱上生活。会不会最终爱上生活不得而知,可以肯定的是,我们离绝望仅一步之遥。

+

《恐惧的希望》
历时十七个月,我的新书出版了,回想等待的那段日子里,亲朋好友不断欣喜打探,三番五次被我搪塞过去,到后来他们已经疲于提起,去年把出书归为自己年度计划之一,其他均实现唯有此事,似乎成了“遗憾”,我也从最初殷切的期待复归平静,时间给人注射了冷却欲望的镇定剂,这时候才发现我的心仍在路上,美梦成真只是为了消除恐惧罢了。

恐惧充斥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,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在疯狂迷恋成功,也可以说是个体崛起的时代,对自己不被看见的恐惧;强烈的想要买房,是对自己浮萍般漂泊的恐惧;创作只为得到回报,是对自己无精神性劳作的恐惧.......曾国藩曾说:“小人求全,君子求缺”,我们对某事的期待,恰恰表现出我...

+

我的第一本个人插画作品集出版啦《在世界的角落做自己:每日一思一画》


里面的作品包含2016-2017年初精选的80套作品,图文结合,希望通过我的每日思考,让我对生活重新定义,每一张画的背后,是我对社会、人性、家庭的感悟与思考,打破“存在即合理”的价值观,走出理所当然的生活,这些约定俗成的事正在侵蚀我们的灵魂,希望通过我的画能给大家带来思考,每个人或多或少都能从画中找到自己的影子,走出舒适区走出迷雾,改变现状一点点,这就是我创作的初衷。

当当、京东,天猫、全国新华书店均有售,开本不大也不华丽,当然也不贵,全彩印三十多元成本价销售,希望有更多人花费少量银子能改变自己

+

叫不醒装睡的人,更叫不醒真睡的人

6月20日,甘肃庆阳姑娘小奕从百货公司的8楼跳下,结束了自己19岁的生命。在被班主任猥亵后,生前的最后一年里,同学的冷嘲热讽,还受到校方的虚伪说服,最后临近跳楼还被看客搞起“直播”,种种精神压迫,没有人真的理解她,这一切让一个花季少女该如何承受。


大家都怕鬼,可是鬼说:为什么要怕我,害你的都是人啊。小奕在高楼外墙坐着的时候,听楼下众人戏虐的声音“怎么还不跳”“不跳对不起大家”......这是怎样的一群人还是鬼,谁不渴望被接纳被听见呢,谁不渴望被同情被正义对待呢,如果这般,谁都有可能被社会抛弃的一天,低头看着抬头叫喊扭曲的五官,怂恿并残害着的其实只是...

+

《拆下肋骨当火把》近日,崔永元手撕冯刘范等人,牵扯出娱乐圈种种潜规则,吃瓜群众自觉站队众口铄金,高呼崔是“娱乐圈纪委”“民族脊梁”“一盏明灯”......《手机1》给崔带来无法彻底疗愈的伤害,在接受创作团队道歉并许诺后,出尔反尔,此举到不如说是那些人勇于认错,却坚决不改,与崔的自我救赎之路。其实也不过是由私人恩怨引发的一场关于人品的自卫反击战。人与人的恩恩怨怨,彼此拆台不留情面,是否想到未来所要承受的负荷,走在坎坷的路上,到那时也只能拆下自己的肋骨当火把了。

《火种》

火苗在跳跃
谁感到了温暖
从你的眼睛里
看到正在燃烧的蔷薇花
我伸手去摘
即便被一同点燃
化为灰烬
我知道
这是人类的第一团火
你看到我眼里的蔷薇吗

+

还好?不好!

和父母闲聊中,得知二姨的孙子已经辍学在家,准备外出打工了,心里还是有不少的触动,只因前一年,大姨的孙子也是这般,都正值花季的十四五岁,意外的是竟然他俩主动提出只要不再念书,以后吃什么苦都认了,难道学习的苦会比生活的苦更苦吗?


他们认为,学习过后最终还是要再去吃生活的苦,反复拿“读书无用论”说事,这只是庸人的生活还没有受益于学习的表现。母亲在我长大后总会自责,在我年幼时很少讲童话故事给我听,我却不以为然一笑了之,一方面觉得这不算是个事吧,反正现在过的“还好”,另一方面从未听过童话故事,从没有受益过。讲故事如此,学习亦如此。


去年见过大姨的孙子,羸弱纤瘦的少年,比早...

+

《杠精》

"抬杠"一词,已经逐渐成为网络生活里的亚文化,而“杠精”更是成为这个亚文化群体里的风向标,他们所到之处必会“生灵涂炭,寸草不生”,只有深陷泥潭才能感受这股洪荒之力。


前不久,老婆过生日,买蛋糕时故意要了一支16岁的蜡烛,为了我们之间多点幽默,也为了青春永驻的美好;生日开始后,我把许愿照和祝福语“希望老婆永远16岁”,一同发到朋友圈,留言区顿时炸了锅,“那永远当不成你老婆”“你俩不可能在一起”“未成年构成犯罪”......这些留言我俩看了哭笑不得,也有平常我发什么,他们一定要怼两句才舒服的常客。


这些看似有道理的回复,真是怼到你哑口无言,无力反驳,说到...

+

《独眼聋》

人长两只眼,一直以来,我都认为眼睛是对焦成像用的,在北京生活久了,慢慢才发现,北京人的眼睛,一只用来看真的东西,另一只眼用来看认为是真的东西,但绝大多数人更愿意自己是“独眼聋”,还逼迫自己尽早丧失那只能看见真东西眼睛的视力。


昨天,路过一家名气颇大的翡翠店,进去后闲逛到一个柜台,里面端放着一只翠绿翠绿的手镯,精致的托盘上赫然镌刻着两行字“镇店之宝,售价2000万”,我当时大为震惊,一只两三方寸的石块,竟然如此昂贵,自古及今,细数这样的“宝贝”,多如牛毛,层出不穷,众人更是趋之若鹜,怪不得哲学家尼采要站出来高呼:要重估一切价值。现存的价值都使人无法成为真正的自己,人们看这块石...

+

《爱的小船》
青春期的时候,和父母吵架,可能有不少孩子会向父母歇斯底里的叫喊:“你们不把我生出来,我就不会受这份罪了,都是你们的错。”这成了孩子在家里作威作福的正当理由之一。

我的高中同学,母亲因病去世,走前把她叫到身边,说出一个惊天秘密,她并非亲生,是从福利院领养的,母亲详细讲述着经过,她却早已泪流满面,母亲之后说的话一句也听不清了,她说一夜之间自己忽然长大了,是啊,当没有血缘关系的人走在一起,你能安全栖身在本属于这对陌生人的世界里,一定是感受到“爱之花”散发着芬芳,也许现在养你的人并非是生母,但又有什么关系呢?把爱的种子播撒下去,生生不息,这就够了

+

《匠人精神》

前几天,一篇文章《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背后,你的同龄人,正在抛弃你》,刷屏朋友圈,文中有写,该创始人创业前做了十年记者,到第十年终于月薪过万,但创业三年可以套现15亿......之后也有朋友问我:“你说干啥来钱快,要不也做共享单车试试?”近些年,这种急功近利的恐慌出现的越发持久和频繁,似乎现金的回报率才是正确做事的选择。

有数据显示,日本的百年企业有两万多家,而中国的百年企业却不足两百家,中国人很聪明,特别会见机行事,又特别怕错失良机,怎能忍受做一件不赚钱的工作,这正是现代人共同深陷的泥潭:身份焦虑。如今,光彩熠熠的央视主持人,辞职后摇身一变成了企业ceo,草根创业更是屡见不鲜,“铁...

+

《文化懦夫》

昨天参加表妹的生日聚会,吃喝告一段落坐下聊天,我在看电视,隐约听到她们在谈论一个女生,如何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,我赶紧搭上话茬:“这不是绿茶婊吗?”她们听后笑出声来,表妹略带埋冤的说:“哥,这种人是白莲花”,我正琢磨着什么意思,她们早就换了话题,什么小奶狗、杠精、猪猪女孩......完全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,原来我说的词儿早就过时了。


哲学家维特根斯坦说过:“语言的界限,就是思想的界限”。这些网络热词,粗鄙、肤浅、低幼,毫无生命力,犹如精神鸦片,不断蚕食着瘾君子们,如果有一天,我们被浅薄的语言同化,已不能静下心,深度思考的能力也将在无聊中消耗殆尽,整个民族岌岌可危。


网...

+

《镜中鱼》霍金去世以后,我又拿出早几年他写的《大设计》翻了起来,其中关于何谓实在一章,现在读起来又感触颇深,里面这样描述:“几年前,意大利蒙札市议会禁止宠物的主人把金鱼养在弯曲的鱼缸里。提案的负责人解释此提案的部分理由是,因为金鱼向外凝视时会得到实在的歪曲景色,将金鱼养在弯曲的缸里是残酷的。然而,我们何以得知我们拥有真正的没被歪曲的实在图像?难道我们自己不也可能处于某个大鱼缸之内,一个巨大的透镜扭曲我们的美景?金鱼的实在的图像和我们的不同,然而我们能肯定它比我们的更不真实吗?”由此这一条条我们信以为真的科学定理,也许只是按照我们的“弯曲视角”定义的,我们真的能认识宇宙吗?



镜中鱼
文/何大大

或...

+
  • 《忙成好人》年前看到朋友圈的新年计划,几乎人人都打了鸡血一般,一年要读一百本书、减肥二十斤、每天锻炼等等,现在有多少人继续这些计划呢,不得不说年初才是一个收获的季节,到下一个年初,又能做回“最好的自己”,不禁感慨“时间都去哪了”。

  • 也许是我身边都是成家立业的朋友居多,这些年也见证了不少“浪子回头”,成为有责任心的好丈夫好爸爸的故事,他们把时间分给了父母、孩子、爱人、糊口的工作,唯独忘了留给自己,日子久了,时间会颁给你一张“好人卡”,表彰他们的健忘,年底回顾似乎一年都很忙,似乎一年什么都没做,忙着遵守规则,忙着赢得美誉,忙着把自己搞得太像好人一样。

  • 忙碌使我们心安理得,却无法帮我们...

+

《奴性的狗vs独立的猫》
家中最小的成员“小铃铛”马上就一岁了,刚领养它时,一丁点大,毛少饭量小,直到现在长成圆滚滚大胃王,唯一没有变化的,还是“粘人”,当它摇着尾巴乞求寻一玩伴时,过不了多久,便惺惺地趴在地板上装可怜,每当此时,我便想似乎只有奴性可以很恰当的描述这种期待,相比早之前养过的猫而言,猫咪会更独立,时而撒娇卖萌,时而慵懒高冷,全然没有“心中满满都是你”的蹩样,狗年将要来临,希望我们都能做独立的自己,而不是忠诚于环境的社会人。


文/何大大

黄昏过后
他蜷进猫的皮囊
答应我
假装看不见好不好
当你走近的时候
只有金枪鱼罐头的味道

他不知道自己是谁
仰望着夜空
重逢总会映在脸上
眼睛穿透理想
眨着星光

+

© 何大大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