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浪微博:@何文通设计豆
微信:hedada521
邮箱:756260013@qq.com
合作电话:15120033479

《被经验填满的人生》
一位朋友因为听信别人的劝告,
丧失了一次难得的升职加薪的机会,
后悔不已却又无能为力,
纵观当下社会所谓的成功人士,
不都是走在一条别人未曾走过的路上吗,
当他们走出来对吃瓜群众所说的“励志故事”,
这就是“经验”,
当你我遇到一件不曾在他人故事里发生过的事时,
我们能否抛弃已有的经验和认知,
真正走进自己的世界,
重新审视并作出思考呢?

+

《瘾君子》

偶遇以前的一位朋友,

现在穿金戴银举止粗鲁,

用暴发户的口吻聊着过去的种种,

他在说的过程中一句:

“我现在依然出淤泥而不染”,

我只想说,别让欲望变成瘾,

深陷其中还以为自命不凡,

出于泥还能不染,

如果出于油漆还能不染吗?


+

《做一只“优雅的天鹅”》
一群人在一起聊天,
当问到如果没有任何的限制,
你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?
综合所有人的答案,
尽然出镜率最高的回答是:抢银行;
理由千奇百怪,
听的我是心惊肉跳,
正是有法律和道德捆绑着大伙,
才会把我们塑造成有理有节的斯文人,
“怕”就怕被威胁成做了一个“好人”,
我们的灵魂被控制着,
还是本来我就是个“好人”。

+

《鸟语》

昨天一个朋友对我说:

“你写的文,画的画要收敛点,人言可畏啊”,

收到这么一句留言颇感意外,

确实创作的这一年多以来收到不少读者留言,

有喜欢的有批评的,也有没事找事的,

建议性的留言说的在理便会虚心接受,

有些无理谩骂的我也压根没有在意过,

只不过是把这类人的语言当作鸟语,

他们便是笼子中的鸟,

每日憋屈、挣扎、焦灼...

井底之蛙却又无力改变,

它们的叫声有什么好听的,

凡是听的懂鸟语的人恐怕都避之不及吧,

我愿坚定的走着,不受羁绊,不被改变!


+

《长大后,我就成了你》
昨天去了民政局找个朋友,
大厅等候的时候我看到,
一张宽敞的办公桌左右各是两行人在排队,
一边是登记结婚,人们脸上洋溢着幸福,
一边是申请离婚,不过也是淡然自若,
已经签字离婚的一对夫妻,
一起彬彬有礼的走出大厅,
他们的小儿子似有觉察的哭闹不停,
心酸的一幕每天在多少家庭上演,
伊坂幸太郎曾说:“
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,
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。”
原生家庭是一粒种子,
它终会开出自己命运的花。

+

《旋转木马》

越来越多人开始抱怨生活的艰辛,

命中本该享受诗与远方的惬意,

现实却是别人替自己过着那种生活,

世界越来越陌生,陌生到荒诞不经,

似乎任何人都没有做过真实的自己,

我们在舞台上,

真实的自己却成了局外人变成台下观众,

看着那个自己在台上表演,

演给自己看,也演给每个人看。


+

《平庸之恶》
最近回家过年回来,
好多天没画,
重新开始。

回家碰巧遇上抵制日货游行的人群,
队尾还有几个小时侯的玩伴,
高呼口号,看着他俩扭曲变形愤怒的脸,
我猛地拉住其中一个朋友,问清缘由,
无非是偶遇队伍稀里糊涂的就加入进来了;

想想人不都是这样吗,
我们一旦融入一个群体,
比如身处演唱会、传销、社群......
便更容易被感动、被激怒、被诱导,
人云亦云缺少主见和判断,
到头来不就是平庸的头脑害了自己吗?

+

《恐惧的来源》

过年众多小孩子齐聚一堂,

说起自己的理想时,

有想当科学家的、总统的、宇航员的...

长辈们不停的发出赞许的声音,

我心里却怎么也笑不出来,

如果有哪个小孩说“我长大想去摊煎饼”,

估计会被长辈大骂没出息,

我却认为他长大以后会很幸福,

社会的标尺把人从小就规定了高度:

只有最聪明的孩子才能得到奖励、

只有学习最好的孩子才能被老师喜欢...

当孩子认为自己哪方面逊色不如人,

便会害怕失败,

恐惧的心理产生了,

如何才能健康成长,

换言之我们现在的成年人,

患得患失急于求成,

难道不是从小受这样的环境影响吗?


+

《褪色的向日葵》

翻着过年期间手机里拍的照片,

那些当时觉得最美摆拍人像、

最有意义的摆拍合影、

一定会是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摆拍景色,

尽然在手指间匆匆划过,

目光却停留在一张女友与向日葵嬉戏的抓拍上,

再看到这张照片,她能否记起那一刻的感觉,

对她而言把每天都过成了游乐场,

即使不记得又有什么关系呢;

人生及其每个瞬间都不能重复,

也许只有伟大的摄影师才能定格珍贵的瞬间,

或许他们也不能,

仅有一次的每个瞬间,

希望不仅仅靠一张张乏味的相片记录,

而是用心生活,

相片是什么内容就不再重要了。


+

《规则我来定》

过年期间经历了不少琐碎的事,

更深刻的体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

无论在酒桌上、官场里、工作中,

似乎人们总希望他人在自己定的规则里“做游戏”,

应酬中被动方的溜须拍马、

节目中流泪“托儿”的泣不成声......

有些人巴不得宇宙万物都围绕着“我”转,

却警告自己不要掉进别人所挖的“坑”中,

谁晓得“我”正在谁的规则里苟且着。


+

《伪善的戒指》

昨天和朋友上街购买年货,沿途不少乞讨者,

朋友在一旁开始说:"他们可真不容易,

也该好好过个年,政府就该早晚设置些舍粥的餐车...",

说着一个乞讨者走过来,我给了五元钱,

朋友扭过头理都没理,然后又继续说:

“你怎么才能给五块钱,你知道我家楼下买个饼子都多少钱了不...”。

我心想,这种表里不一的货色真是见识到了,

满口装腔作势的仁义道德,

一张伪善的嘴脸只不过先抢占道德的制高点,争夺到了话语权,

如果不能真正的拥有同理心去感受切肤之痛,

又怎么能设身处地的为他人着想,

实际行动也并非是说说而已,

世间的恶,多半冠以善良之名,...

+

《过家家》
去游乐城陪小侄子玩,
看到几个四五岁的小孩在玩过家家,
有“爸爸”“妈妈”“爷爷”“奶奶”“修理工”等,
一起在“买菜”“做饭”“过生日”“唱歌”...忙的不亦乐乎,
彼此礼貌友善,又团结和睦,
把这个“小家”照顾的井井有条;

细想这些过家家的儿童比大人更能看清生活的规律,
成年人却装傻充愣般的对生活胡搅蛮缠,
真诚、信仰、自律这些优秀品质在刻意回避,
似乎人与人的关系成了博弈而不是相处,
冷漠只是武器,
请不要提前对准还没成敌人的我们。

+

《陀螺人生》
街角一队正要离开北京的农民工,
长途前“包工头”的深情告别演说,
每个人脸上洋溢着归乡的喜悦之情,
一年辛劳的疲惫一扫而光,
每年都是同样的场景,
同一批工人同一个老板,
年复一年周而复始,
那一眼望不到头的命运;

每个人就像钻进永不停歇的陀螺一样,
只盼生活这副鞭子抽的慢些,
却都希望自己能否活出个人样来,
正如万晓利歌词所写的:
“你用手捂着你的脸,对我说你很疲倦,
你仍下手中的道具,开始咒骂这场游戏,
说你一直想放弃,但不能停止转”。

+

《紫荆鹿》

小的时候一提到梅花鹿,

我就站出来说:“梅花鹿应该叫紫荆鹿,而且她们没有腿”,

家乡没有梅花,更多的是紫荆树,叶子很圆,

秋天退了绿色很像鹿身上的斑点,

梅花在课本上看到也并不像那些斑点,

尤其是电视里鹿跳起来太快,

腿藏在灌木丛里只能看到身子,

凡是我这么理直气壮的辩解,

都会被小伙伴毫无缘由的搪塞起哄道“瞎胡扯”,

现在看来,鹿如果会说话,

它们怎么定义自己:

“嘿,其实我的名字叫:关你什么事”


+

《求婚纪念》

和女朋友求婚成功,

特画一张以留纪念,

第一次尝试画人像,

不足的地方很多,

也是新的开端

+

© 何大大 | Powered by LOFTER